财新传媒


《伟大的博弈》(14)|“华尔街也是……主街”(1938—1968年)

2019年05月09日 11:18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华尔街一向被认为是美国实体经济——“主街”的附属品,然而,随着华尔街在美国经济生活中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为:“华尔街也是……主街”
华尔街一向被认为是美国实体经济—“主街”的附属品,然而,随着华尔街在美国经济生活中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为:“华尔街也是……主街。”图/视觉中国
祁斌
祁斌,中投公司副总经理,原中国证监会国际部主任。清华大学物理学学士,罗切斯特大学生物物理学硕士,芝加哥大学商学院MBA和清华大学数量经济学博士。 1996—2000年就职于华尔街高盛集团等投资银行。2000年回国加入证监会,任战略规划委委员。2001年至2005年任基金监管部副主任。2006年任中国证监会研究中心主任。2012年,兼任北京证券期货研究院执行院长。2014年4月,任中国证监会创新业务监管部主任、研究中心主任,兼任北京证券期货研究院执行院长。 2014年7月,任中国证监会国际合作部主任。2016年8月,任中投公司副总经理。

  【财新网】(专栏作家 祁斌)译者题注

  第二次世界大战和随后的经济繁荣巩固了华尔街作为世界金融中心的地位。美里尔开创的美林帝国使股票进入千家万户,而证券分析手段使得理性投资成为可能。这一切都为华尔街最终的起飞奠定了基础。华尔街一向被认为是美国实体经济—“主街”的附属品,然而,随着华尔街在美国经济生活中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为:“华尔街也是……主街。”

译者导读

  ••陷入经济“大萧条”中的美国再一次被发生在大西洋彼岸的战争所挽救——这一次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经验证明,无论战争给欧洲和其他地区造成多大的创伤,它都会给大洋彼岸的美国带来巨大利益。因此,“二战”的爆发并没有像“一战”那样立刻将股市推向低迷,相反,道琼斯指数还略微上涨。然而,随着希特勒的节节胜利,华尔街陷入了长达三年的下跌周期。

  •但事实上,在股市下跌的同时,美国经济正经历着新一轮的高速增长,美国公司盈利从1939年的64亿美元激增到1942年的209亿美元。除了战争所创造的巨大需求以外,民用经济也持续增长。而在战争期间被严重压抑的民用需求,如住房、汽车、家电等,即将催生战后美国经济的大繁荣。

  •在这个历史时期,有两个人对华尔街的未来影响深远,一位是查尔斯·E.美里尔,一位是本杰明·格雷厄姆。美里尔革命性地将连锁店的运营模式引入经纪业务,并创建了美林公司。而格雷厄姆让此前只知道投机和坐庄的华尔街明白了基本面研究的重要性。

  •1954年,华尔街再一次迎来了长达10年的大牛市。华尔街在滞后多年之后,终于与美国实体经济在战时和战后的高速成长实现了同步。

  •在这个时代,更具重要意义的是,包括大批养老基金、共同基金在内的机构投资者开始出现在资本市场并逐步占据主导地位,在随后的半个世纪中,它们不仅推动了华尔街的发展壮大,也推动了美国社会养老体系和社会保障体系的逐步健全。同样,也是在这一时期,科技的进步使得交易所的技术装备日新月异,新的股票自动报价机和数字计算机开始使用。

  •1962—1963年,商品投机商安吉利斯精心组织了一场豆油囤积活动,但最终以失败告终,这使得与他有关联的华尔街两大经纪公司陷入困境,加之时遇肯尼迪总统被刺,恐慌开始像瘟疫一样在华尔街上蔓延开来。

  •最终,华尔街的经纪公司团结起来,采取了果断的自救行动,交易所也出面为这两家经纪公司的破产承担了责任,这才使得这一次的金融恐慌得以平息。为了防止今后单一金融风险再次扩散为金融系统风险,纽约证券交易所于1964年第一次建立了风险基金。就像19世纪交易所和经纪人委员会采取行动抑制过度的投机行为以及投资银行一致要求上市公司出具年度报告和独立的会计报表一样,华尔街的参与者们再一次意识到,他们有着超越各自利益的共同利益,需要大家共同维护。

要点

  1.华尔街的未来将受到两个重要人物的巨大影响,他们就是查尔斯·E.美里尔和本杰明·格雷厄姆。

  2.美里尔是最早感觉到(1929年股灾)大难将临的人之一……心理医生中止了对美里尔的治疗,并和他的“病人”一起开始抛售手里的股票。

  3.几乎在一个世纪以前,福勒曾这样描写华尔街:“伦理学家和哲学家们都认为华尔街是一个赌窝——或者说是一个塞满不洁之鸟的笼子。”

  4.“华尔街是什么呢?华尔街是旧金山的蒙哥马利大街,是丹佛的第十七大街,是亚特兰大的玛利埃塔大街,是波士顿的联邦大街,是得克萨斯州韦城的主街。它和密苏里州独立镇(杜鲁门的家乡)的任何一条街没有什么两样,在这里,节俭的人们把他们的钱拿去投资,买卖证券。”

  5.他很快认识到,这些信息对投资决策是极为有用的,简直就像一座金山。这个现在看来显而易见的事实,正是本杰明·格雷厄姆的不朽贡献。他开创了一个直到20世纪30年代才被正式命名的领域——证券分析。

  6.纽约证券交易所宣布建立一个1000万美元的特殊基金(外加1500万美元的信用贷款额度)用于应付未来可能发生的类似事件。这个基金的成立是华尔街运行方式的一大变化,标志着华尔街的参与者开始意识到他们有超越各自公司的共同利益。

译者专栏

  1.格雷厄姆与巴菲特

  股神巴菲特是格雷厄姆最成功的弟子。他吸取了格雷厄姆的许多投资理念,并在恩师的基础上进行了改良。格雷厄姆主张低风险的投资方式,注重对公司的基本面进行分析,获得精确的估值,据此寻找“烟蒂型”(股票当前市值远低于保守的估值)的股票。巴菲特则认为,单纯追求购买廉价股票并非最佳策略,他吸收了菲利普·费雪重视股票成长性的策略。巴菲特多次在写给股东的信中提及,与其以一个非常低的价格购入一般的公司,不如用一个比较合理的价格购入有核心竞争力的好公司。他把自己的投资策略描述为:“85%的格雷厄姆和15%的费雪。”(译者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2.更多的人成了“资本家”

  20世纪30年代,通用汽车总裁威尔逊主张工人用养老金来购买股票,当时美国有人反对:“这样工人不就会成为资本家了吗?”威尔逊回答说:“正应该如此。”1929年,美国拥有股票的人只占2%;而今天,已经有超过50%的美国人拥有股票。《伟大的博弈》的作者戈登先生说,在过去100年里,美国社会发生的最深刻的社会变化是:更多的人成了“资本家”。马克思曾深刻地指出,资本主义的根本矛盾是社会化大生产和极少数人占有生产资料的矛盾。进入20世纪后,很多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都试图用两条途径调节其内部矛盾:一是建立社会保障制度,即通过向富人征收高额税赋,通过对社会分配的再调节来缓解贫富分化。二是通过资本市场的发展,使得工人也持有公司的股票或期权,并以此缓解了劳资双方的矛盾。社会保障制度是美国经济“大萧条”时代罗斯福新政的重要政策,“二战”以后,美国养老金投资也与资本市场形成了良性互动。养老金依靠资本市场取得了较为理想的收益,也为美国股票市场提供了数额巨大的长期资金,推动技术创新和进步。2009年,在州及地方政府高达2.68万亿美元的养老资产中,有58%投资于股票市场。美国的“401K”账户的人均资产与道琼斯指数具有明显的协同发展关系,相关系数高达98%。(译者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3.“百年老店”通用电气的变迁

  通用电气公司(General Electric,简称GE)创立于1892年,由J.P.摩根重组爱迪生电气公司而来,从资本到技术都可谓衔着“金钥匙”出生。1956年,通用电气在纽约州哈得逊河谷边建立克劳顿管理学院,培养了不少企业家精英,被《财富》杂志誉为“美国企业界的哈佛”。在1981—2001年杰克·韦尔奇出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期间,他一扫公司官僚化积弊,带领通用电气成为业界领袖,公司横跨能源、航空、医疗、金融、照明多个领域,其市值从160亿美元猛增至4800亿美元。然而,近年来,通用电气陷入困境,业务收入下滑,数字化转型不利,正在通过更换高管、出售业务等方式“断臂求生”,它成为2017年表现最差的美股之一。2018年6月26日,因一年内下跌53%,通用电气从道琼斯指数中被移除,是道琼斯工业指数设立之初12只成份股中保留时间最长的一家公司。(译者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同一时代的西方和东方
1
点击见大图

  注:“同一时代的西方和东方”的内容为译者所加

  本文节选自《伟大的博弈》第三版

  财新私房课推荐:有声书《伟大的博弈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王影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

博聚网